欢迎关注
最酷最in的云资讯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上海国际电影交易市场。

上海国际电影交易市场。

云微资讯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作者为界面上海,云微资讯经授权发布。

塞尔维亚姑娘Jovana Mijovic在深夜到达上海后的第二天一早就冲进了位于延安中路1000号的上海展览中心。此时,已是上海电视节“交易市场”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部分展商已开始准备撤摊。

“这是我的微信,可以让她加我的微信,约在展会结束后聊一下吗?”在一家影视公司的摊位前,Jovana Mijovic焦急地通过志愿者,向一位来自北京的展商表达想要认识的意愿。她和同伴要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将16000多平方米的市场全部逛完,结识更多中国展商、建立联系,以便日后寻求合作。

虽然行程匆忙,但Jovana Mijovic准备充分,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她的微信是从2017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期间就开始使用的。这次她还准备了写有公司承接各种影视服务业务的中文电子版资料,在获得那位北京展商的“好友通过”之后,她直接把资料发了过去。

“2017年中国和塞尔维亚签订了两国互相免签的协议,自那之后,我每年都会来上海参加电视节和电影节,寻找更多合作伙伴。免签让中国的摄制团队去塞尔维亚拍摄更加方便,而且塞尔维亚有着不亚于其他任何欧洲国家的风光,同样的欧洲建筑和景色,这里的拍摄成本比其他国家都低,同时在税收上也有优惠,目前在塞尔维亚拍摄电影可以享有25%的退税。”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Jovana Mijovic在志愿者帮助下与中国展商互加微信

Jovana Mijovic滔滔不绝,她所供职的公司Vision Team是一家专业数码设备租赁公司,除能够提供摄影机、照明、声音等设备租赁外,还有一家电影制片厂和三个室内舞台可供剧组使用。相配套的,Vision Team也会提供翻译、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

去年,Vision Team在塞尔维亚旅游局和中国旅游部门的牵线下,承接了爱奇艺电视剧《赖猫的狮子倒影》在塞尔维亚的拍摄工作。Jovana Mijovic并不担心自己只赶上了电视市场的最后一天,“接下来我还会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市场活动,在这些市场上,我要做的就是与大家建立联系,之后再单独进行深入了解,寻找一切合作的可能。这次我们也有兴趣购买一些节目版权,尤其是中国的游戏类综艺节目。”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Vision Team协助爱奇艺在塞尔维亚拍摄电视剧《赖猫的狮子倒影》

比Jovana Mijovic早来一天的Cheng Puay Hoon供职于马来西亚一家名为Dimsum的视频点播平台,在Jovana疯狂加好友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和新结识的中国展商进行更为深入的交流。

“我们是家新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视频内容主要是亚洲的节目,服务对象在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自从加盟Dimsum,Cheng Puay Hoon三年来没有错过任何一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接触到一些新的供应商,同时有机会了解到新趋势,新内容以及未来能够有什么样的机会和中国伙伴合作。通常我们会在来之前就与有意向的合作对象进行沟通,在这里见面是为了进行一些细节的探讨并最终达成交易。”

“在马来西亚,中国的古装剧很受欢迎!”Cheng Puay Hoon今年的新目标是寻找符合Dimsum用户口味的中国项目,“目前已经与几家供应商接触和磋商了。”

相比经验丰富的Jovana Mijovic和Cheng Puay Hoon,站在泰式风格展台里的Ritthichart Silaraks就略显拘谨,作为能够覆盖94%泰国观众的泰国ONE31频道内容授权及合作特别顾问,这是他第一次代表公司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我是第一次来,设展台就是单纯想让大家认识ONE31集团是怎样的企业,没想到会有许多中方公司找我们约谈,有的直接是在展位上就开始谈,有的后续约出去谈,我到上海三天了,时间都被约满了,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参观一下这个城市。”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第一次在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设展台的泰国ONE31频道

这次完全超出预期的参展,也让Ritthichart Silaraks有了更多想法,“以前我们只是将影视版权卖给中国,现在我们也希望能找到更多中方伙伴合拍影视作品。”

已经把Ritthichart Silaraks想法付之行动的是俄罗斯导演Serg Khalkov,他在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选择了更讨巧的方法来寻找合作伙伴。在电视市场内特设的“一带一路”主题馆,他用了半个小时时间,将写有15个项目的PPT进行详细介绍,包括项目预算、已获得的投资额、需要融资的金额、中俄演员比例等。

“这些作品全部是为中国市场和观众量身打造的,推介会反响很好,其中有五部作品引发了在场中国公司的兴趣,一部是叫Lost in Russia的喜剧,内容讲的是一位中国富豪在俄罗斯旅行的故事。另有三部分别是中俄警方、中俄特种部队、中俄太空空间站合作的题材,以及一部有关茶文化的。有三家中国公司直接在会后表示有意合作。我的希望就是能够尽快落实合作,把项目开展起来。”电视市场落幕后,在同样的场馆里将继续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市场活动的Serg Khalkov谈起这几天的收获一脸兴奋。

2014年他决定创办一家公司,专注开发与中国相关的影视项目,“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的概念后,我就开始思考能够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其中。我干这行已经25年了,之前一直是在俄罗斯一些影视制作公司担任制片人,制作的类型包括电影、电视剧、纪录片和动画。我比较擅长多国联合制作、合拍片这一领域,以往的合作伙伴多是欧洲和美国的公司。现在我决定将主要业务方向集中在与中国的合作上。”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Serg Khalkov在电视市场“一带一路”主题馆推介项目

Serg Khalkov把这家公司命名为SILK ROAD MEDIA(丝路传媒),去年他第一次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今年他把合伙人也带了过来。“中国的影视市场潜力很大,而且因为中俄两国的历史渊源和友谊,我们也比较容易和中国同行找到共同语言。”

在Serg Khalkov的PPT中,每个项目都配有设想中的演员照片,在一个讲述中国钢琴家欧洲情缘的项目里,Serg Khalkov用了李云迪的照片,在另一个讲述中国姑娘勇闯欧洲时尚圈的项目里,Serg Khalkov用了张雨绮的照片。

“这些只是参考”,他解释道,“我希望尽可能多了解中国市场,包括什么样的明星受大家欢迎,同时也想看看什么样的中国明星符合俄罗斯观众胃口。比如成龙,毫无疑问俄罗斯观众都喜欢,我们也想挖掘出更多中国艺人能在俄罗斯受欢迎。因此,我让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帮助推荐了几位中国明星,我们也觉得在审美上俄罗斯观众会接受的,也许最终选角不一定是这么大牌,但会按照这个方向挑选类似的演员。”

国际市场上,合拍片并不总能获得成功,让两个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共同喜爱一部电影绝非易事。Serg Khalkov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在项目推介时,他为中国买家提供了两种合作模式。

“一种是作品兼顾两国市场,可以称之为‘国际项目’,在剧本及情节内容上不会有针对任何一国做调整,或刻意满足哪方的需求。比如我们的《太空旅店》就是一部两国观众都会喜欢的好作品。但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因此还有第二种模式,就是为一部作品选择一个首要市场及受众,这取决于作品的投资比例。如果中俄双方的出资比例各占50%,那么就会一半中国演员一半俄罗斯演员;如果出资比例是7:3或9:1,那么就会侧重出资更多的那一方。”

为了项目能够尽快落实,Serg Khalkov在资料上都写明了预算和目前已获得的投资金额。“在俄罗斯,一部电影预算在500万美元以上,就可以邀请明星演员了。在中国的话,也许会有一些我们还不了解的因素。电视剧预算在每集15万至40万美元之间,具体数目取决于具体项目和选角。”

虽然合拍工作流程复杂、涉及环节众多,不同地区对于影视内容的政策也不尽相同,制作时间比普通项目更长,但Serg Khalkov对于公司目前取得的成果还是相当满意,“我们三年前才开始运作中俄合拍项目,目前只有一部与黑龙江卫视合拍的纪录片完成,还有四部作品前期工作基本完成,计划将于今年开拍。”

除了寻找合作伙伴,Serg Khalkov也希望能在影视教育领域和中国相关机构展开合作。“我们正准备打造一个剧本创作竞赛,由中俄两国学生参加,从中选出优秀作品,帮助他们寻找两国的电影制作公司将其拍成影片。这是个很好的方式不是吗?”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赶上上海电视节“交易市场”最后一天的Jovana Mijovic效率很高,在走过十几个展台后,她就遇到了有合作意向的中国展商。加了Jovana微信的赖飞萍,是北京东方星月传媒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她一边把Jovana发给她的资料转发给国际部经理,一边和她商定后续见面的时间。

虽然只是粗略了解了一下这家塞尔维亚公司的业务,但赖飞萍却觉得这桩合作“有得谈”,“我们的业务包括发行和制作。要去海外拍摄,带自己的制作组过去会比较昂贵,如果用当地的制作团队,第一他们有设备租赁、第二他们地头熟,也更专业。其实我之前去戛纳电视节时,就一直想要找一家这样的公司 ,我们有海外项目的时候就可以合作。Vision Team资料做很全面,还都有中文,很符合我们的需求。”

赖飞萍在2005年创办了东方星月传媒,此后每年都来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北京电视节、戛纳电视节,我也都会去,北京是政治中心嘛,国内买家和卖家会比较多,国际的没有上海多。来这里更具有国际交流的价值,通过这个展会,我们可以和港澳台以及海外的客户达成一系列合作,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平台,我们找不到他们,他们也找不到我们。”

在与Jovana Mijovic定好时间后,赖飞萍指着展台上的一张节目海报说,“其实我这次来,第一天就达成了一个项目合作,是亚洲旅游台制作的《发现大丝路》,这是一个有4季、每季17集的旅游节目,内容和我们现在的‘一带一路’主题很吻合,制作水平也高,拍完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在大陆发行。我们之前就在谈,这次来是把合作落实。把他们的繁体字改成简体,后期制作后,在这边发行。”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赖飞萍第一天就达成了代理亚洲旅游台《发现大丝路》大陆发行业务的合作

说着她走出展台,走到隔壁的台湾影视馆,从桌子上拿起一张写有《秘境不思溢》的海报说道,“这也是亚洲旅游台制作的节目,这个系列我们也计划代理他们在大陆的发行。”

赖飞萍所站的位置——台湾影视馆,也是上海电视节“交易市场”的常设展位,170平米的展区里汇集了33家台湾公司。

亚洲旅游台展台旁边是CNEX Studio展台,后者是两岸三地最大的纪录片平台,制作和发行华语纪录片。运营总监史祖德刚刚从上海纪实频道谈事情回来,“我们有个合作项目,正在拍摄中。”

史祖德十多年前从综艺节目编导转型拍纪录片,最早他参加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四川金熊猫奖等专注纪录片交流的平台和市场参展。但几年前他注意到包括上海、湖南、北京等地区的电视台,纪录片频道都陆续上星,“十二五”规划也对纪录片的发展有推动作用,他便跟着台湾中华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商业同业公会来上海参展,看市场风向。

“政策的需求肯定会影响到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需求。我去年来就发现有很多新媒体设展,不光是爱奇艺、腾讯这种大公司,很多体量没那么大的新媒体公司也都来了。参加这里的市场活动,你能看出政策风向,明白接下来该怎么走。我们现在也在转换思路,尝试做一些符合新媒体传播的短视频纪录片。大陆有3000个频道,节目需求量是多少个小时,还有那么多流媒体平台,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一定会有市场,只要大陆有这个能力消化。”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汇集了33家台湾公司的台湾影视馆

组织这些台湾影视公司一起来参展的台湾中华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汪威江,与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已有十几年老交情。“在众多影视节中,上海电视节是历史最悠久的,从1986年就开始了,那时两岸还没开放。最初是两年一次,后来改成每年举办。

1993年又有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现在两节一起举办。因为历史悠久,品牌也最具知名度。我们过往参展的感觉就是,它包括电视和电影两个领域,涵盖范围广,国际性也足,个体买家来的也很多。”

从业近四十年,汪威江经历过台湾影视产业最发达的时代,“近二十年来,台湾业界遭受了一些状况,产业有所没落,我们还是希望能够重回往日荣景。当然这需要和大陆市场合作,才能有机会。两岸同根同种,大陆的资金市场和台湾的创意跟成本控制经验,如果能够互补,一起努力,相信是可以携手创造更好的华语市场。”

希望吸引中国剧组来当地拍摄的Jovana Mijovic、希望买到中国优质剧目的Cheng Puay Hoon、希望找到合拍片伙伴的Serg Khalkov、以及希望通过有着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重拾往日荣景的汪威江,这些人对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有着不同的目标和相同的期待,那就是在这里扩展生意,获得更大市场。

和他们一样,从新加坡飞抵上海的BBC Studios亚洲区执行副总裁David Weiland也把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看做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工作,“自从五年前我上任后,每年6月我要来上海,不止是我,BBC Studios在北京、杭州、深圳、上海、以及伦敦的同事都会来,即便对我们公司内部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互相交流的机会。”

在David Weiland看来,相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更像是一次多种维度上的交流大会。“比起拿着入场券在影院里观看作品、在市场进行交易,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更像是一个属于整个城市的节日。在上海的很多地方,都同时开展各种延伸活动,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电视人,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参加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实习生陈明霞也对本文有贡献。)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微资讯 » 到上海寻找中国合伙人
分享到: 更多 (0)

云微资讯 科技新媒体资讯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