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
最酷最in的云资讯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摄影:翟星理

摄影:翟星理

云微资讯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wowjiemian),作者为翟星理,云微资讯经授权发布。

2019年2月底,石家庄市鹿泉区“削山造地”1800亩建别墅一事被媒体曝光,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作出批示,要求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立即组成调查组,全面深入调查,坚决依法依规依纪查处。

涉事开发商——石家庄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大股东王振杰,在石家庄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身份:西美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是以“西美”命名的一系列公司的大股东,并持有西美系投资的多家子公司超过50%的股份。公司业务涵盖地产、酒店、娱乐、餐饮、商贸、装修、酒水等多种业务,对外公布的总资产超过55亿元。

从1984年离开石家庄第五棉纺厂到1990年代中期在石家庄核心地带拿下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草根出身的钣金工人王振杰从小商贩一路成长为石家庄本土最有实力的地产商之一,其掘金之路却伴随争议。

王振杰是石家庄的名人。熟悉其成长史的一名知情者告诉界面新闻,他生于1956年,其母为石家庄第五棉纺厂细纺车间工人,继父为石家庄一家国营药厂的电工。

1974年,刚结束上山下乡的王振杰被分配到石家庄第五棉纺厂钣金班组,成为一名修理工。在当时的北方轻工业基地石家庄,始建于1956年第五棉纺厂地位显赫,鼎盛时期时候其职工及家属人数过万,是石家庄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

据王振杰同班组职工介绍,王振杰身高大约175厘米,圆脸,体态魁梧,是参加第五棉纺厂职工篮球赛的积极分子。平日,王为人谦和,工作表现既不突出也不落后,“那个年代最普通的国企职工什么样,他就什么样。”

1979年或1980年,钣金班组工人王振杰与整理车间团支部书记周宝华结婚,婚礼在石家庄桥西区一处平房举行。“女干部嫁给工人,不常见。”去参加婚礼的职工说。

婚后,王振杰与周宝华在石家庄青年路居住。1978年,大背景下的市场经济从南到北席卷中国,青年路上形成一个主营成衣的露天自由市场。

王振杰也打算在青年路摆地摊,但市场摊位已满。他请钣金班组一位老师傅帮忙。这位老师傅告诉界面新闻,他请在石家庄桥西区某政法机关工作的亲戚出面,在市场给王振杰拿下一个摊位。

王振杰开始表现出商业才能。广东、福建生产的新款成衣到达石家庄之后,无论价钱多贵,王振杰买回一件样品。他在自己家雇了工人,将样品拆开,批量仿制再出售。

很快,地摊老板王振杰在一所中学的校门口盘下两间店面,专卖高档皮鞋,取名“狐狸王”。

这位老师傅说,1984年,王振杰设法将自己的人事关系调到别处,从此离开第五棉纺厂。但他也没有去新单位上班,而是开始全职做生意。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石家庄第五棉纺厂生活区。摄影:翟星理

王振杰发家后,西美集团官方网站上曾描述王振杰的创业史,1994年起,“西美集团从一家商业公司发展成为综合性企业集团,从单一的商业贸易扩张到多产业多元化经营,从当初的举步维艰走进快车道”。

只字片语的描述背后,是其隐秘的发家史。从1984年离开第五棉纺厂,到1994年的十年间,除了早期摆地摊、开皮鞋店,外界对王振杰的经商轨迹知之甚少。以地产商人的身份重回公众视野之后,无论在西美系公司的官方网站上,还是在石家庄地产界,王振杰似乎都在回避这十年的经历。

王振杰在第五棉纺厂的工友介绍,1980年代末,他受王振杰之邀,到石家庄电影院安装空调。他曾问王振杰如何揽下电影院的工程,后者含糊其辞。

当时,石家庄商品经济蓬勃发展,社会风气也有所改变。以现在石家庄工人文化宫和和紧邻的石家庄电影院为中心,常年聚集着一群社会青年。一部分青年穿老北京布鞋和喇叭裤,另一部分青年穿白帮帆布鞋,分别被市民称为“黑鞋队”、“白鞋队”。两帮青年分别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喜欢提着录音机放歌跳舞,工人文化宫(已被拆迁,原址位于现石家庄人民广场附近)和电影院(后更名为影乐宫)成为娱乐场所聚集之地。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王振杰又请第五棉纺厂的工友到影乐宫做工程。王振杰以连工带料两万元的价格将装饰工程包给第五棉纺厂一个车间,车间派十位技术工人组成装修队。

这项工程是为影乐宫地下舞厅制作、安装户外广告牌。一位工人与王振杰闲聊时问舞厅老板是谁,王振杰表示,他也是跟着老板做生意。舞厅试营业期间,装饰工程尚未结束,这位工人对舞厅的一些场景心生反感,也不喜欢影乐宫密集的电子游戏厅、歌厅外时常发生的斗殴事件,便与王振杰断了联系。

后来,王振杰在影乐宫经营西部酒城、帝豪两家休闲娱乐场所,前来消费的第五棉纺厂工人数次询问是否为王振杰的产业,王振杰不答。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石家庄影乐宫现已被废弃,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是当地颇具知名度的娱乐场所聚集地。摄影:翟星理

1994年前后,王振杰开始涉足地产项目。西美系公司在石家庄第一个酒店西美商务酒店位于北国商城南侧,所属地块原为石家庄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后更名为石家庄三建建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家庄三建)所有。

石家庄三建是创办于1970年的集体企业,为国家建筑总承包一级企业,下设七个土建分公司,实力雄厚。三建的主体办公楼、附属办公楼和一排宿舍均为于现北国商城南侧,总面积约为8亩。地块东临市政府,属石家庄核心区域。

三建两位退休高管告诉界面新闻,1994年前后,王振杰与三建主事者达成协议,三建将此地块转让给王振杰的公司。

根据原始协议,土地转让价为45万元一亩,折合每平方米675元,三建原有建筑拆除后,王振杰的公司出资建设总面积为2万平方米的大楼,其中1万平方米归三建所有。

这个方案在党委会上遭到三建部分高管的反对,理由有二:地块位于石家庄核心区域,土地升值潜力巨大,45万元一亩的转让价涉嫌贱卖集体资产;三建为一级总包商,即便要开发此地块,三建既有资质又有人员设备,完全有能力独立开发。但主事者坚持将土地转让。为此,三建部分高管曾举报主事者。

部分职工拒绝搬迁,全部职工宿舍断水断电,一些职工家的门窗遭人投掷石块。但职工维权一事最终不了了之。1996年5月1日,职工搬离,被安置到石家庄北二环。

三建两位退休高管回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原始协议没有得到执行,“土地转让款给没给不知道,但是建好之后一平方也没给三建。”

王振杰又成功拿下与此地块相接的另一家集体企业的地块,合并后陆续修建了西美商务酒店和西美大厦。

西美商务酒店是一家内设游泳池的国家级四星级酒店,2003年开始营业。西美大厦则被定位成石家庄中央CBD,建筑面积4万多平方米,施工方正是三建。

在王振杰的商业版图上,这是西美系在石家庄市区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西美商务酒店是王振杰在石家庄市区内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摄影:翟星理

从西美商务酒店项目开始,王振杰将业务中心转移到房地产开发上。2007年起,西美系在石家庄市区密集开工西美花城、西美第五大道、西美五洲天地、西美70后院等高端住宅项目以及配套的商业圈建设。

但西美系地产项目的扩张一直伴随着争议。以西美五洲天地、西美70后院两个项目为例,项目部分所在地原为石家庄东南郊的小马村的集体土地。2008年,石家庄启动城区城中村改造工程,小马村部分土地在改造范围内。

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块土地不久即由王振杰的地产公司修建高端住宅。西美五洲天地于2011年前后公开出售,西美70后院于2012年建成销售,开盘价均在每平米7000元左右。现在,西美五洲天地的二手房均价为每平米17000元左右,西美70后院的二手房售价已经超过每平米2万元。

然而,从2008年至2018年的十年间,开发商并未获得这宗土地的使用权,导致业主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

部分司法文书和石家庄市裕华区对业主提问的公开回复显示,长期以来,西美五洲天地、西美70后院的开发商并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地产开发商的“五证”包括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建设工程许可证、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

石家庄地产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开发商是办理其他三证的前置条件。

不仅如此,2016年,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还因西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违法占地建变电站而对其作出罚款、退还土地的处罚。

直到2018年年底,西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才拍得这块土地。2018年10月起,石家庄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组织过数次拍卖,位于槐安东路南、谈固大街东的【2018】045号地块宗地面积81128.13平方米,地块上有已经建成的西美五洲天地、西美70后院、西美五洲大厦等住宅和商业广场。

2018年10月初的拍卖中,石家庄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为【2018】045号地块标示起始价11.59亿元,但西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报价低于低价,导致流拍。

直到2018年11月中旬,该公司才以12.5亿元的价格竞得该地块。当地媒体的表述为,西美“成功补证”。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2019年2月21日,石家庄鹿泉区山前大道西美金山湖项目违法建筑拆除现场。摄影:翟星理

2012年前后,石家庄市区二环内的土地开发殆尽,地产商纷纷将目光转向与石家庄接壤的区县。

西美的计划是在当时已经稍显拥挤的鹿泉区西山片区开发别墅群。西山片区位于石家庄主城区西南,主要山体名为封龙山。封龙山是太行山余脉的一部分,夏秋季节景色宜人,被称为石家庄的后花园。

石家庄地产界人士介绍,西山片区的别墅是在程维高的任期内开始开发的,程维高之子程慕阳也参与其中,在西山一处景色秀美的湖心岛修建别墅,但中途烂尾,“不过,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在西山建别墅的,想插一只脚进来,不容易。”

程维高于1990年至2003年主政河北,历任河北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2003年,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的问题进行审查,开除其党籍。2000年,程慕阳外逃,后被列为中国红色通缉令的通缉对象之一,至今尚未归案。

王振杰的石家庄市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军西山片区之际,地理位置优越的区域已经被其他开发商取得,片区内已经存在一批知名度较高的别墅群,如西山一号。

王振杰的西美金山湖别墅区取得的地块位于山体北侧的岭底村,与石家庄市委党校的在建工地比邻而居。

西美金山湖项目延续了王振杰在石家庄市区开发地产项目的惯常做法,在取得的地块之外再占地建设。

这种方式在西山片区并非孤立。西美金山湖别墅区位于山北,山南的北寨村有几处烂尾楼。留守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烂尾楼为石家庄当地另一家地产公司所建,因未取得相关审批手续,公司高层想观望一段时间,“如果没人来查就接着盖。”

西美金山湖的推介文案显示,该项目总占地面积为1800亩,总建筑面积为23万平方米,容积率0.6。项目分为7期开发,包括独栋别墅和联排别墅两种类型,另外,该项目配有35万平方米的商业配套、社区医院、幼儿园小学初中一站式教育体系,还有小镇庆典中心、超市农产品直销市场、国际教育医疗、度假酒店、山体运动公园、婚礼基地、私人会所。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2019年2月21日,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牵头的联合调查组组织力量拆除西美金山湖别墅区违法建筑。摄影:翟星理

实际上,石家庄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豪地产)依法获得的土地只有300亩。2014年上半年,丽豪地产将西美金山湖一期的土建、安装及室外工程外包,总包商正是石家庄三建。别墅群依山而建,几乎削掉半架山体。

2016年之后,西美金山湖一期部分建筑陆续公开出售。但因丽豪地产并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业主一直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

石家庄市鹿泉区也因丽豪地产非法占地证件不全即开工建设并公开销售多次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2016年年初,丽豪地产非法占用岭底村集体土地1.18亩,被石家庄鹿泉区国土资源局处罚,责令丽豪地产退还,但丽豪地产并未履行处罚。

2017年,鹿泉区综合执法局认定,西美金山湖项目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在地界内擅自开工建设了109栋低层住宅楼,共计形成违法建筑面积106489.3平方米,对其给予罚款6236013.4元人民币。

吊诡之处在于,丽豪地产并未履行处罚,这份处罚决定以丽豪地产将三套784.82平方米的房屋作为担保,抵顶等值金额而告终。这意味着,丽豪地产仅以三套没有取得预售证的房屋作为担保,并未实际支付600多万元的罚款。

2018年年底,刚从国外回到石家庄的周成秀前往西美金山湖售楼部,询问她购买的别墅何时能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他们让我不要着急,要相信西美的实力。”

于此同时,西美对外公布了公司发展愿景。西美集团高管公开表示,公司将在石家庄市区争抢日益稀缺的土地资源,开发高端住宅项目。

2019年2月,西美金山湖项目证件不全即开工建设销售、违法占地被媒体曝光。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作出批示,要求石家庄市委、市政府立即组成调查组,全面深入调查,坚决依法依规依纪查处。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西美金山湖别墅区拆违现场,礼堂倒塌扬起的烟尘。摄影:翟星理

调查组深夜进驻西美金山湖。根据官方通报,丽豪地产在未取得规划与施工许可手续的情况下,擅自违法进场施工,建成部分实际占地229亩,其中210亩在出让的300亩土地范围内,属于合法用地;约19亩超出了出让用地范围,属于违法占地,地面上24宗违法建筑将会全部拆除。

2019年2月21日,周成秀再次来到西美金山湖,她不知道自己的别墅是否在拆除范围内。她被执法人员告知,西美集团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离开,没有人能够回答她是否能够退房的问题。

下午16时33分,业主口口相传的耗资数千万装修的西美金山湖大礼堂最后一根支柱被钩机打断,这栋巨大的单体建筑轰然倒塌,扬起的烟尘将周成秀湮没。(应受访者要求,周成秀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微资讯 » 石家庄“削山造地”事件背后:地产富豪的隐秘掘金术
分享到: 更多 (0)

云微资讯 科技新媒体资讯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